528 敲打丫头

 关键字:花香满园巧种田最新章节 花香满园巧种田 花香满园巧种田无弹窗 花香满园巧种田全文阅读 撸阿撸成人用品商城

.........................................................................................................................................................................
    含翠也端了水盆子进来服侍她擦脸漱口,林玉岫甚至连帕子都不用自己洗一把就算是完成了整个洗漱过程。

    林玉岫一贯都是习惯自己做这些事,可自从圣旨下了之后,菱娘就不允许她自己动手了,而且还振振有词的说道:姑娘以后的身份不一样了,要习惯被人服侍,若不然将来在宫里只怕要被人笑话了去。

    对此,林玉岫个人虽然不以为然,她的出身并不是秘密,只要有心的人都能知道。

    可此一时彼一时,若是等她入宫之后,要是还一如既往的话,很可能会被人笑话。将来自己要面对的那些人是从小就习惯了被人服侍的贵女太太们。

    这些人是惯会找出别人不是揪出来笑话一番的,要是自己表现的稍微有那么一点不合适,当真就授人以柄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自从赐婚的圣旨下来之后,她的日子似乎就水深火热,处处都觉得不能随心随意自由自在她却还是坚持的缘故。

    在很多时候,林玉岫觉得,她可能真的不适合做太子妃,而是适合做个农妇。为什么靳言要是当朝的太子呢?若是之前的太子没死的话那有多好?

    可这些也就是她想一想罢了,很多事情哪里能随心所愿呢?既然要做太子妃,她只能义无反顾的坚持下去。

    “给西河村的信送出去多长时间了?”林玉岫忽然想起这个,多问了一句。

    “已经有二十多天了。”含朱将一枚红宝石的发簪别在林玉岫的发髻上,一面左右看看今天的发髻是不是完美一面回答。

    姑娘这段时间皮肤果然好了不少,不枉费菱娘姐姐费心费力的,今日戴上这红宝石的发簪,越发衬的肌肤胜雪了。

    “按时间说,乔奶奶已经收到了才对,也不知道她这次会不会来京城。”林玉岫有些忐忑的说道。

    乔奶奶大概算是她最亲近的人了,可是乔奶奶总是不愿意跟着自己到京城里来,这一次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乔奶奶一贯疼爱自己,应该会来吧?

    但是想到之前乔氏的坚持,林玉岫心里又觉得没底了。

    “姑娘您别想了,等过几日不就知道了?听菱娘姐姐说,乔奶奶是最心疼姑娘的,想来应该会来。毕竟,这可是姑娘一辈子最重要的大事呢。”含朱劝了一句。

    她没有见过乔氏,可是却听说过不少乔氏与自家姑娘的事儿,那可是一对不是亲祖孙胜似亲祖孙的,姑娘成亲,乔奶奶当然会来。

    含朱一面说话,一面将首饰匣子都收拾好放在抽屉里。

    姑娘这些首饰可都是好的,早不是当年那些价值不高的饰品了,一件件都很精美贵气,不敢说价值连城,可也都是极好的东西,要仔细收着才成。

    林玉岫也不说话了,看洗漱都已经完毕,才起身到临窗的大炕跟前坐在炕沿上。

    含翠已经带人抬了炕桌过来,将精致的小炕桌摆在炕上之后,含翠又从提篮里拿出四盘精致的小点心并一杯茶仔仔细细摆在炕桌上。 一 看书  ww w·1ka ns hu·

    “姑娘,时辰不早了,您先吃点儿点心,晚上的饭还要等一会子呢。”含翠满面笑容的说道。

    自从下了圣旨之后,靳言就安排了两个厨子到庄子上,专门负责林玉岫的饮食,说是给她调养身体,每日里吃的都是专门制定的东西。

    实际上林玉岫觉得这真没什么意思,她的身体好的很呢,不管食补还是药补都没什么必要。

    不过,这两个厨子到底是从宫里出来的,手艺还真是不错,尤其是其中一个制作糕点的手艺非常好,林玉岫遂又给了他几个方子,打算以后就用这个厨子做糕点师傅了。

    林玉岫捻起一块香芋糕吃了,又吃了两口桂花糕,这才端起茶碗笑道:“我吃饱了,剩下的你们几个分了吧。”

    这些糕点虽然好吃,可都是高糖的,若是这时候吃胖了可不好。

    作为女人没有不希望自己在成亲的时候是完美无瑕的,林玉岫也不例外,她怕吃胖了成亲的时候穿衣裳都不好看,所以这段时间会刻意节食。

    但是这些糕点是寻常人家难得一见的,如果不是现在的身份,她也吃不到呢,就更不要说她身边的这些人了,所以每天的糕点按照惯例都会分给身边的几个丫头吃。

    含翠笑道:“这蟹黄小笼包子是含朱姐姐最喜欢吃的,就给她留下,其他的我让人端走。”

    对于含朱的做法,流翠觉得有些做作,太子那样喜欢自家姑娘,自然是十分看重,难道礼部还能不尽心尽力的准备最好的不成?怎么可能不将一切都预备好?偏偏就是含朱费心费力的做这些,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

    不过,姑娘说,这也是含朱的一番心思呢,看起来,含朱还真是个会做事的,就这一下就得了姑娘的心思呢。

    林玉岫也只是听了,并不多说话。含翠虽然有些小心思,可却是是个心思细腻的,要是调教好了,将来也是个得力的。只是,最近她的心思越来越活络了,还是要找个机会敲打敲打才行。

    倒是含朱这丫头,实在是个朴实的,这会子怕是又给她做嫁衣去了。也难为她这般的尽心尽力了。

    林玉岫一贯以来就不会做针线,就算是到了后世之后,跟着学了不少的时间,可也就是能应付简单的衣裳制作,要制作嫁衣这样高端定制的好东西可没自信。

    倒是她身边几个丫头里头,含朱的针线活最好,而且也知道林玉岫自己没法子做出一件嫁衣来,索性就找了一匹宫里赏的大红锦缎裁剪好了让林玉岫先缝制了几针之后,就自己拿去做了。

    且不要说含朱的手艺好不好,单单是她的这份心思,就是比人比不上的。

    “这些日子,屋里的事你多操心,含朱忙着,你就别让她费心了。还有,这小笼包子要趁热吃才好,你着人给含朱送过去。”瞥了一眼还搁在桌子上的小笼包,林玉岫又开口多说了一句。

    含翠脸色稍微有些僵硬,可随后就笑着应了,当下就让小丫鬟流烟端了小笼包子去找含朱。

    “其实含朱也不用这么辛苦,礼部难道还能不准备姑娘的嫁衣不成?咱们自己做的,哪里能有礼部准备的好,听外面的人说,为了太子大婚,礼部安排了一百多绣娘赶制呢。”含翠一面将已经空了的炕桌端下去,一面微微笑道,她似乎也就是无疑这一说一句,可林玉岫听在耳中却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林玉岫盯着含翠看了再看,觉得含翠这话很不中听,实际上她也想自己做一件嫁衣,毕竟是女孩子,若是能穿着自己做的衣裳出嫁,被人关注的时候,也是一种难得的炫耀。

    但是,她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觉得手艺不成还是别惹人笑话,所以才不曾冻到。

    倒是含朱的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主动的提出要做嫁衣。对于含朱的手艺,她可是清楚的很,就她那样的本事,只要做出来不会比礼部的差。

    虽然她是太子妃,礼部会尽心尽力的准备,可礼部的东西,只是追求华丽,肯定少了心思在里头,难免会呆板一些。

    含翠这丫头的小心思也太明显了,这样下去可不成。才想着要敲打敲打她呢,这就送上门来了。

    她这段时间观察着,这几个新来的丫鬟倒不像是之前的几个,竟是存了互相争宠的心,若只是争宠也就罢了,万一将来被人利用可了不得。

    “以后,你们几个都要跟着我去宫中的,到时候,我们主仆也要彼此依靠才成。我可不希望我身边的人互相倾轧,不能团结,要不然,我倒是不敢带着去了。”林玉岫半晌忽然开口,这话说的很是柔和,可是听在含翠的耳中,算得上是字字诛心了。

    含翠听了林玉岫这话,脸上红了起来,她确实是有些对含朱不满意,没想到姑娘已经发现了,还如此对她说了出来。姑娘这话可算是很清楚了,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互相不对付。

    含翠只是一时之间油脂蒙了心,并不是真的就糊涂到不可救药了,当下就开始自我反省起来。

    确实是她的不是,竟然看着含朱得宠,就存了争宠的心思,其实姑娘对身边的人那个不好呢?自己只要是尽心尽力,将来总有自己的好,又何必与含朱争一时之气?

    姑娘将来做了太子妃,身边多的是出头的机会,总有自己的出头之日呢,若是惹得姑娘不痛快反而不好。

    “姑娘说的是,是我见识浅薄了,以后我会跟含朱好好相处,尽量帮着含朱。”含翠忙就态度诚恳的说道。

    林玉岫原也就是随意这么敲打一句半句的,见含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且态度十分的好,并且隐含的承认了含朱大丫头的地位,自是不会深究,当下笑着说起了别的话。

    含翠也算是送了一口气,姑娘这是没往心里去呢,这就好了。

    “姑娘,赵公子将给姑娘准备的嫁妆送过来了,姑娘可要看看?”忽而,一个小丫鬟进来问道。

    赵家的嫁妆,林玉岫心里一沉。

    虽然已经应下,可是到底林玉岫还是觉得不太自在,不管怎么说,赵家与她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这份情谊虽则真实,可若是传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说些闲话中伤自己。

    以前的时候,她倒是无所谓,可是最近却觉得,还是要注意名声才行,毕竟,现在盯着她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只要一个不小心,说不得就被人盯上了,说不一定还会为以后的生活埋下祸根。

    可是若不要,又会伤了赵元溪的心,还真是难呢。

    也不知道赵元溪是不是早就将自己的名字挂在赵家族谱上了,若是真的上了族谱倒是好说,万一没有呢?

    赵元溪的心思,林玉岫知道,所以才有此担心。

    林玉岫起身,带着含翠去外面看,果然院子里已经摆了不少的箱笼,赵元溪正站在院子里,不知道在对下面的人叮嘱些什么。

    “大哥来了?”这是林玉岫对赵元溪的新称呼,既然是兄妹,总要有兄妹的样子,所以上次见面的时候,二人就正式定了这样一个称呼。

    “我来了,这些都是新近送来的,你看看是不是喜欢?若是喜欢,就收拾起来上册子,若是不喜欢,咱们再找喜欢的。”赵元溪随手指着地上这些东西说道。

    林玉岫笑道:“既然是大哥准备的,哪里有不好的?回头让梨花过来帮忙搬到厢房里去,我慢慢的看,再让人一件一件的都登记清楚。”

    赵元溪笑一笑,也不多说话。玉岫这话听起来虽然像是奉承,可赵元溪却清楚,这其实是一句实话,为了能匹配玉岫的身份,他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和金钱,才得了这些东西,又是他一件件精挑细选过的,万没有瑕疵品,自然样样都是好的。

    “你再看看,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只管打发人来说一声,我帮你准备。”赵元溪浅浅的笑着说道,温润如玉。

    林玉岫在这一瞬间都觉得,眼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个商人,而是个如玉一般的翩翩佳公子才对。

    “既然大哥这么说,我自然不会客气。我们且进去喝茶吧,最近又弄出两样新鲜的茶来。”林玉岫也笑道。

    “不了,我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忙,你那茶给我留着,我下次来了喝,若是有多的,回头让人给我跟元雅送过去些就更好了。”赵元溪爽快的笑道。

    “怎么总是那么多的事?连喝杯茶的功夫都没有了。罢了,我回头就让人多包些花茶给你和元雅送过去,还有旧年储存的雪水也送些去。”林玉岫嘟囔了一句。

    赵元溪看看林玉岫,不觉又笑了道:“我可是两个妹妹呢,怎么能不忙着准备嫁妆?玉岫,不瞒着你,内务府已经定了咱们家皇商的地位,以后生意会越做越大,到时候还有的忙呢。”

    一秒记住【哈♂呀→文学 www`hayawx.com】,哈呀文学为你提供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