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 第七传说 为沉什么沉默?

 关键字:神鬼剑士后传最新章节 神鬼剑士后传 神鬼剑士后传无弹窗 神鬼剑士后传全文阅读 撸阿撸成人用品商城

.........................................................................................................................................................................
    一重接着一重的欢呼声啸不断朝林武涌来,两边拥挤的人群热情高涨。混乱之地向来是实力为尊的地界,林武早在众斗大会便闯下赫赫凶名,再加上击败诺丝克尔这样的英雄功绩,无论是谁都心甘情愿地为他欢呼。

    这也许就是尚武者直白的心地。

    赤炎魔马耳朵队伍不是很长,穿过人山人海的迎接城民,由神殿教卫构成的人墙收拢,护送着林武缓缓向内城的神殿重地前行。

    大神官和大主教一等神殿统治者们正在圣城大殿等待着他们。

    两边屋景倒退,青白色的地砖一直延伸向前方,远处路上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立在当口,像是一个突然出现的路碍。

    林武勒停胯下的赤炎魔马,目光落在路中央的人影脸上。

    是一个女孩,是棕褐色柔长的丝发,是紫蓝色温婉的长裙,亭亭而立。只是,那脸上的清瘦映着一对光芒微颤的眼瞳,盯着马背上人,流露着一股难名的忧怨。

    林武面无表情,心中却在发涩,一张脸忽然冷的生硬。

    护送的神殿教卫见状立刻脱离队伍,气势汹汹地大踏步卖出,擎举着长枪短剑逼向前面不知所谓的挡路者,神殿的功勋御殿使,是一个普通女孩可以拦阻的吗?!

    “走。”林武蓦地抬起手掌,嘴唇轻轻张合。

    神殿教卫闻声停住,偏头不解地看了眼神情冰冷的林武。

    后者没有再管神殿教卫的反应,拍拍赤炎魔马,马蹄轻踏,再次向前方走去。

    女孩依旧稳稳站定,只是,林武握着缰绳,径直从她身边越过,没有一句私语,也没有一个带着波动的眼神。

    冷淡的犹如雕塑般的士兵教卫一个个从女孩身边越过,像是穿过礁石的水流,飞快地远去。

    希洛伊紧紧捏着拳头,眼睛在不知不觉中泛红,她告诉自己,她从没哭过,这次也会一样!

    ……

    没有阻挡,神殿教卫的护送队很快抵达了圣城大殿的外围,在这里,礼卫主教普洛特早已站在石阶前等候。

    “见过普洛特主教。”林武翻身下马,朝普洛特行了一个教礼。

    普洛特躬身还礼,“欢迎云御殿使回来,请跟我前往大殿。”

    林武默然。

    伊莎杜拉虽然给林武安排了这样的一个完美的计划,但是前提必须要得到大神官范哲利斯的承认,无论怎样,那个男人还是神殿最大的权力拥有者。

    这是林武第三次来到圣城大殿。

    圣城大殿一如既往的阴暗,除了中央和大殿主面,两边的黑暗像是漆黑的夜幕,无法被点亮,不敢放开神识的林武只能感受到,大殿里现在站满了人。

    “御殿使云东来见。”林武在殿内站定,恭声行礼道。

    “嗯。”伊莎杜拉随口应道。

    范哲利斯站在大殿的石阶上,目光落在林武身上代表着凯旋的神殿服饰,他抬起眼帘,淡淡道,“云东御殿使,听说你击败了诺丝克尔。”

    范哲利斯的话声落下,殿内立刻响起了一阵细微的讨论声,林武区区一个炼境上阶的修炼者,是绝不可能击败堪比正神阶的诺丝克尔的,这里有九成的人根本不相信这个消息。

    林武站直身子,神情一如既往地不卑不亢,“当然,属下恰巧遇到一位同有剿灭诺丝克尔想法的强者,我二人联手在血蝴蝶巢穴将其击败,并流放。”

    “笑话!”林武话音未落,一道不屑冷喝瞬间响起。

    不等林武看向说话的人,斯尼克便从队列中站出身,朝范哲利斯几人行了一礼,大声道,“我教卫军数万精锐尚无法制住血蝴蝶,你两人就可以?何况当日,我亲眼看到你与那人被血蝴蝶重击,轰入地底,生死不知。这一幕所有教卫军士兵皆可作证,你不过是侥幸逃出,竟敢说这样荒诞的大话!?”

    斯尼克不得不出来反驳林武的说法。血蝴蝶巢穴一战,神殿教卫军损失过于巨大,就算他是大神官的嫡系亲信,也必须承担巨大的战争罪责。

    然而,林武一开始的单独行事却给了他甩脱罪责的最好机会,无论林武是否出现,只要一口咬定林武擅离职守的事实,就能让他脱罪。

    现在林武想要用击败诺丝克尔的功绩来洗刷罪责,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云东御殿使,你有什么话说?”范哲利斯语气平淡,继续看着林武,他知道斯尼克的想法,但是他同样肯定,伊莎杜拉敢正大光明地放出这样的消息,林武就一定会有后手。

    不然现在,他绝不会出现在圣城,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他那些变成阶下囚的亲信。

    林武不缓不急,也没有看斯尼克一眼,只是摸往空间戒,掏出一个湛蓝水晶瓶,高高举过头顶。

    “这是诺丝克尔的心头精血,我的战利品!”

    仿佛是为了让在场众人更加信服,林武随后打开了瓶塞,诺丝克尔特有的凶兽威压顿时从瓶中向外逸散,阵阵淡红色的氤氲在大殿中幻化成一只八翼猛蝶,血色泛滥。

    感受到这股凶悍威压的诸多神官主教脸色微变,急急的私语声在殿下响起,先前还对林武所言怀疑的态度瞬间反转,甚至已经信了七八分。

    范哲利斯的目光同时凝聚,心头也不由得凝重了几分。

    诺丝克尔的实力他也是清楚的,绝对不低于帝境巅峰,甚至都有可能达到次神阶,而且还是属于天神阶次的次神,林武又是用什么办法得到的这瓶精血呢?

    但他毫不怀疑,这瓶精血是来自诺丝克尔的凶兽心头。

    “哼,一瓶精血能说明什么?若不是你擅自行动惊醒了血蝴蝶,教卫军主力的攻略战也不会突遭横祸,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这个罪责你当得起吗?”斯尼克哪里能让林武好过,一声冷哼,大黑锅便往林武身上甩去。

    “可是,血蝴蝶还是被我击败,混乱之地数万年的噩梦也因我而终结。”林武面无表情,对斯尼克的声音冷硬地出奇。

    “你!”斯尼克一瞪眼,确实,只一件放逐诺丝克尔,林武便有了巨大的资本,就算这罪责,又能如何?

    斯尼克一看林武坐定了亲手击败血蝴蝶的事实,念头一转,阴测测望着林武,“可是亚丁副指挥使因战重伤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据说有不少人看到你曾和他发生过冲突。”

    林武摇了摇头,平静道,“对于亚丁神官的遭遇我很同情,但御殿团单独行动后我从未见过亚丁神官和其他神殿教卫军。”

    “但是,亚丁神官在血蝴蝶攻略战中表现英勇,我恳请大神官阁下赐予他应得的功绩。”林武说着,又虔诚地向范哲利斯行了一礼,神态诚挚地恳求道。

    斯尼克愣住了,一众神官主教愣了,就连范哲利斯也忍不住微微一滞。

    林武这是脑子进水了?神殿谁不知道他和亚丁势同水火,他竟然还在大神官面前为亚丁恳求封赐?

    伊莎杜拉嘴角微扬,眼神中充斥着满意的神色。早先她就和林武说过,虽然击败诺丝克尔功绩甚伟,但范哲利斯的地位和权势却不能忽视,必须要借此把亚丁和斯尼克的罪责压低,这样才能让范哲利斯趋向于妥协。

    否则,在马塞尔独立于外的审判所审查下,大主教和大神官的势力都要受到打击,这对两人而言都是得不偿失的。

    所幸,现在的林武还算识大体,没有因为往日仇怨对亚丁和斯尼克咄咄逼人。实在是有些出乎伊莎杜拉的预料。

    这些道理范哲利斯自然也相当清楚,林武这个提议刚出口,他就猜到了伊莎杜拉的意图,可是他偏偏没有办法反对,林武的功绩实在太大,亚丁和斯尼克因攻略战的失败而担当的罪责根本无法转嫁,他只能选择与伊莎杜拉妥协。

    好一个“双赢”!范哲利斯心中暗哼,这场博弈伊莎杜拉赢了!

    “不错,云东御殿使所言非虚,待亚丁神官恢复应当择日封赐。这次血蝴蝶攻略战虽然损失颇大,但战果却十分辉煌,一举击败并放逐了噩梦之影,是我混乱之地的福音,云东御殿使居功甚伟。”范哲利斯点点头,肯定了林武的言论。

    但是他语气一转,眼神也变得凌厉,“不过云东身为前锋指挥使,擅离职守单独行动,对教卫军主力的进攻失败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加上高等装备殿失窃案至今未破,造成相当的损失,故功过相抵,继续御殿教卫团御殿使一职。考虑御殿团此战元气大损,封赐一年内各级修炼资源十倍耗,扩编保证正规编制。”

    “你可满意?”说罢,范哲利斯语气缓和,看着林武道。

    林武抬眼看了眼伊莎杜拉,见她没有反应,随即恭敬行下教礼,“云东谢过大神官阁下。”

    一秒记住【哈♂呀→文学 www`hayawx.com】,哈呀文学为你提供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